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檀的博客

 
 
 

日志

 
 

没完没了银广夏 紫鑫药业理应退市  

2011-08-19 03:28:49|  分类: 只眼股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完没了银广夏 紫鑫药业理应退市

 

2011-8-19 每日经济新闻

 

    紫鑫药业再次给中国证券市场重重一击,向我们昭示这个市场造假之猖獗,中介机构之渎职,监管之形同虚设。在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中,所谓投资文化只能是投机心态的阴暗投影。

 

    被称作第二个银广夏的紫鑫药业,陷入了全面造假漩涡。于2007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以中成药为主业的紫鑫药业,在2010年搭上 “人参”快车后,开始令人瞠目的奇迹之旅。

 

    假做真时真亦假,任何看似成真的谎言,必然有真实的概念支撑。就紫鑫药业而言,吉林省加快发展人参产业的政策是真的,成为吉林省人工种植人参进入食品的五家试点企业是真的,而交易、业绩是假的,但由于对原材料的部分垄断、以及对人参产业的推崇,很多业内人士宁愿相信这是真的。笔者曾听到业内人士对紫鑫药业的许可,认为对上游资源的扩张以及传统保健药进入食品领域,是业务方式的大拓展。这是中国跳跃式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集体迷失。

 

    意料之中,围绕紫鑫药业,所有监管、所有审计一齐失灵。

 

    紫鑫药业财务报告的审计单位中准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所属的会计师,本身污迹斑斑。刘昆2000年3月1日取得CPA证书,2001年至2004年期间参与审计了吉林制药( 现*ST吉药)、通化金马、通葡股份(现*ST通葡)和通化东宝等吉林地区上市公司的年报审计工作。吉林制药、通葡股份都已经多次重组失败,不仅带上了ST的帽子,甚至还面临暂停上市的窘境,而通化金马也曝出过大股东拟卖壳重组的消息。而保荐机构东北证券的保荐、督导责任明显缺失。购买紫鑫药业的机构投资者的实地调查,同样乏善可陈。虽然现在有研究者提出,重要客户所占比例过大,关联痕迹过于浓重,但马后炮式的分析说明了专业人士的胆怯与无奈。

 

    最后,是监管的失灵,如同银广夏事件的重演,当媒体或者研究者进行了详尽的披露后,监管层给市场的可怕的空白。

 

    紫鑫药业事件等造假案例的一再披露,让A股市场的投资成本高到不可承受。在造假横行且无法得到惩处的市场,投资者只能假设,所有的上市公司都是紫鑫矿业,在这个市场中只能赚取概念炒作过程中的溢价,任何试图将价值投资引向A股市场的理想主义者都将作茧自缚。

 

    进一步说,对于造假者的纵容,已经使中国公司信用几乎全面丧失,出现了全球性的折价现象。在中国概念股风暴中,国际上一系列投资英雄折戟沉沙,原富达基金的明星投资经理、欧洲股神安东尼·波顿曾经保持了二十多年年收益率20%以上的业绩,2010年4月,波顿的富达中国特殊情况基金(Fidelity China Special Situations)在伦敦证交所(LSE)上市时,受到热烈追捧,募得4.6亿英镑(合7.43亿美元)。但他坦承,在今年早些时候,他的基金在亏损的情况下抛出几只买壳上市的中国股票,包括两家被指欺诈的公司。其中一家西安宝润(China Integrated Energy)在受到卖空者欺诈指控、其审计机构毕马威(KPMG)辞职后,今年市值蒸发了90%。该基金股价今年已经下跌约15%。另一位受到打击的则是因次贷危机一举成名的保尔森基金。

 

    因为造假,中国的货币信用市场成为抵押品交换市场;因为造假,中国的债券市场的评级成为一个评级只会上升不会下降的大笑话;因为造假,中国的上市公司在国际上普遍折价;因为造假,中国的证券市场迄今未能培育出微软、苹果等伟大的上市公司;因为造假,三聚氰胺泛滥成灾,中国在国际上无法得到尊重——所有一切背后都是社会与经济运作成本的上升,安全成本上升、调查成本上升、融资成本上升。捞一票就走的末世心态开始主导市场。

 

    造假者得到了什么惩罚呢?没有。据说是“为了股民的利益”,银广夏仍处于债务重组的过程中;为了降低社会成本,中国迄今未推出退市机制,让壳资源成为特有的炒作景观,股市英雄尽披壳横立;而发表强力推荐报告的券商分析师、低价吸货的高管们、给上市公司提供税收资源证明等便利的地方政府,照样怡得自得。极少的禁止入市、几万元几十万元的罚款,给了造假牟利者足够的激励。他们测量出了造假的成本底线,从此胸有成竹。

 

    一家僵尸公司的存在鼓励了千万家僵尸公司茁壮成长,从银广夏到紫鑫药业,足够印证中国证券投资者与市场的痛苦。请监管部门尽快查证,并且坚决推出退市机制,让造假者在第一时间退市,承担无限的民事赔偿责任,搭上个人身家,直到倾家荡产。

 

注:原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被停职,调往波兰。

    他因此得到了同情。

    不该他全部承担的责任,由他承担。

    一句“反正我信了”的名言,使铁道部大名四处流传。

    当时的处理决定,非王所能控制。

    善后与新闻发布会的混乱,非小小的新闻发言人所能面对。

    相信今后的部委发言人将更加四平八稳,更加无趣。听套话容易,听真话不易。

 

    下午在李蕾的风言锋主栏目见到易中天先生。

    他快人快语,大赞义气。

    彼此观念投合。

    赞赏关羽,赞赏周瑜和曹操,痛恨《三国演义》烘托诸葛一人,篡改历史、贬斥同时代枭雄之恶。

    刚见面,差点起争执。

    他直接说,叶檀,我反对你房产税的观点。

    当然辩解。

    房产税有利于谁,该不该征,差点“攘臂”,一笑。

    说到最后,除房产税之外的其他观点倒都一致。

 

    晚上本与友相聚,两拔聚集,枝节横生,难受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2083)|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