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檀的博客

 
 
 

日志

 
 

中国信用评级赶英超美自毁长城  

2011-08-20 11:46:57|  分类: 外资并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信用评级赶英超美自毁长城

 

2011/8/19 南方人物周刊

 

    为了对抗不诚信的国际评级寡头,中国信用评级机构大公国际亮出自己的雄心。但由于大公国际在国内的信用度遭到嘲笑,这使得这场评级机构赶英超美的运动,看上去比堂吉诃德更可笑。

 

    在中国的五大评级机构中,大公国际与鹏元是惟一亮出民族牌的民族信用评级机构,大公国际的遭遇告诉我们,光有民族牌是不够的,民族牌背后的内涵才是支撑民族牌的基础。

 

    大公国际的笑话包括,将铁道部的超短期债券信用高于中国国家信用评级。此评一出,举世哗然。谁都知道,铁道部负债累累,偿还能力存在疑问,之所以能够获得最优评级,无外乎政府信用背书,现在背书者的信用反而在铁道部之下,这其中的逻辑恐怕只有大公国际一家。

 

    一个评级机构是不是拥有话语权,除了监管部门认证之外,主要是市场的认可。被大公国际评为最优的铁道部超短融资券,最终中标利率落在投标区间的最高上限5.55%,明显高于3个月期限的普通AAA评级券。这说明,购买的机构抛开了大公国际的评级,通过招标重新定价,大公国际的债券评级根本不被市场认可。而此前,大公国际在8月4日宣布将对美国的主权评级下调至A,在时间上早于标普,但环顾全球资本与货币市场,谁在乎?

 

    2010年7月,大公国际发布了2010年国家信用风险报告和首批50个典型国家的信用等级,大公国际特立独行,与国际主要信用评级机构之评级结果多处大相径庭,将中、俄、印等发展中国家的信用评级均超过了美、英、德等发达国家。显然,大公国际有一套独特的标准,这套标准脱离了基本的信用评级模型。

 

    大公国际以为中国争夺评级话语权为己任,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从事国家主权信用评级的机构。其董事长关键中表示,在美国三大评级机构垄断全球评级市场的现状下,大公从事国家信用评级的目的,就是让全球投资者更客观地了解一个国家的债务偿付能力。西方发达国家正是通过评级话语权,获得了高的信用等级,并且占用了全球90%以上的信用资源,也就是全球总负债有90%几是由发达国家占有。

 

    中国想要获得更多的话语权,显然要依靠经历时间检验的评级经验,依靠更多的公信力,而不是靠嘶吼争夺眼球,或者一味与他人的评级模型作对。推而广之,中国想要在国际经济舞台获得更多的话语权,获得更多的尊重,需要经得起考验的专业素质,以及对意识形态、政治和利益压力的自觉屏蔽,

 

    中国信用评级机构做到了吗?大公国际做到了吗?答案是否定的。

 

    不仅大公国际,国内信用评级机构全都滥用高信用等级,就像滥用抗生素一样,到了成瘾的地步。从2009年至今,我国债券信用评级普遍上移。公开数据显示,从2007年到2010年,出现了22个行业信用等级上调,城投类排在第一位,为43次。市场只能用脚投票,或者自己挤出水分。中金公司于5月24日发布的一份债券评级研究周报称,伴随着外部评级的频繁上调,与中金评分对比,目前AA级已基本沦为投机级,AA+级已属于较差的投资级,甚至AAA级目前有近20%都是从AA+级上调而来,投资者需要更加重视个券信用资质的差异分析。较高的信用评级属于投机级,实在是个辛辣的讽刺,中国的信用评级公司信用到了崩溃的边缘,到了必然刮骨疗毒的程度。

 

    其中的原因既有行政压力,也有利益输送。国外信用评级机构的道德风险与外部压力,我们一应俱全,并且程度比国外机构更甚。

 

    有业内专家表示,监管部门“行政指导”难辞其咎。城投债自2009年连续两年进入井喷期,为避免风险,发改委曾与2009年下半年窗口指导,要求企业发债主体信用评级不低于AA-、债项评级不低于AA+;交易商协会也将中期票据的发行评级要求从不低于AA级,调高到不低于AA+;保险机构则要求保险机构只能投资信用评级不低于AA级的债券,还须有担保。如此明目张胆的干预,使我国的信用评级市场成为长官意志的体验场。

 

    另一方面,评级机构的利益从被评级的公司而来,形成竞次规则,谁最无原则给出的评级最高,谁的市场份额也就越大,劣币驱逐良币势不可免。在国内信用市场都不能服众,如何到国际市场竞争?

 

    信用评级市场是中国信用状况的缩影,当我们用行政手段扶植出失信、高道德风险的怪胎,希望中国在国际上拥有一席之地时,我们断绝了在国际市场拥有一席之地的可能性。什么叫自毁长城?这就是。

 

注:近日有媒体指,大公国际一年给出156个3A评级。

    大公国际发布澄清公告,恰好证实评级业之混乱。

    大公国际所评定的全部发债企业中,具有AAA信用等级的只有39家,而156个3A评级也是针对这39个发债主体、根据不同等级而产生。因此,有关媒体所报的大公国际一年给出156个公司和机构AAA评级,与事实严重不符。

    大公国际引用第三方机构Wind统计数据表明,截至8月18日,中国债券市场发债主体为1680家,其中AAA级的发债主体共有220家,大公国际仅有39家,占大公国际所有发债主体的不到12%(评级行业最高值超过26%),占市场中全部AAA发债主体的超过17%(评级行业最高值接近45%),处于评级行业较低水平。

    对于给予多家城投债3A评级的问题,大公国际的澄清公告中没有涉及这项内容,不过大公国际董事长关建中在接受我的采访时表示,评级主要是针对市场主体未来状况的一种综合预测分析,一种评级究竟合理还是不合理,最终还是要靠被评级主体自身经济状况的展开和投资者来进行检验。

  评论这张
 
阅读(171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热度 --> 6or="bhis.shiss${fn1ice;vi ${fn1i {if !!y} mgdrmasp;
daoad" class="bdwb bds2
2 class="phide" id="yodicn0 icn0-62logC b="thiss2his.sn name="jsicn0 icn0-62casices c!!x} //icn0 icn0-62 {lists c!!x} s c!!x}tle|escape}if} ul> 模块结构 {/if} rea缆="ilft iblocs c!! /icn0 icn0-62logC /div> es c!!x}tle|escape}//if} st} 发起的投票 {/if} rea缆 :/>ree!!x} 548 ]}”0066\" size!!x} iiipreBlogTitliiiic L 662method="m/${xrceUrl" t thide">/m/${{y.recommendBlogPermalink}/?from/"; //文章的永久链接显为文章的唯一标识!!0404 P/"; //albl的主页地址显为albl的唯一标识!!0404 相关文章数目, e为默认> 显"模式(1为文字,2为图片,3为自动) v/javascripv>
nbc-0-40 ptctylse.. ype="tWylse..httces > e!!s c!!iiii//icn0 icn0-62plef h="di e xtag"> c!!x} //icn0 icn0-62r cr h="di e xtag"> c!!x} s c!!iiiiicn0 icn0-62 mb lcr bh ="i e!!x} {list a l bl bhi e xtag"> c!!x} //icn0 icn0-62r br bhi e xtag"> c!!x} //icn0 icn0-62c bc bh lcri e xtag"> c!!x} s c!!iis c!!!!s c!!iiii//icn0 icn0-62plwl g lg h="di e xtag"> c!!x} //icn0 icn0-62l wl t lti e xtag"> c!!x} //icn0 icn0-62l wl b l 0066\"s c!!iiii//icn0 icn0-6204 r g rg h="di e xtag"> c!!x} //icn0 icn0-6204 r t rti e xtag"> c!!x} //icn0 icn0-6204 r b 0066\"s c!!iiiis c!!iis c!!iis {list a 页絥bch2>!!x} {list a k">iiii//ia ix'="ntryview_blank">< naiiii//icape}">${fn1t">1 -ass="rr!!x} 54ix'="ntryview_blank">< naiiii//icape}">${fn1t">1 -ass="rr!!x} 54ix'="ntryview_blank">< rsonalbl}/">naiiii//icape}">${fn1t">1 -ass="rr!!x} 54ix'="ntryview_blank">< naiiii//!!x} 4ix'="teT="htns } "app11ccknam/rss+xme nblogP="RSSlay:nonerget="_t thide">a class="m2a" rss/dc0" src="$
  • 1 -ass="rr
  • naiiscape}">${fn1fr {if ="i k)}1 k)}1-4 0066\"s cape !!x} v {if pUrl|arse.="_blasplay:nonerget="_m/${xrceUrl" rForvcknamedo? isS=rForvcknam&&u hrhttp=${uss="fu(x.">natle|escape} <#rownk" sp;nk" http="rea缆d iiii//rea nawl e="jst" id=iiiia {list a grpitle="g(x. >!!x} iiiirea nax.l e="
      {li v {if itmw-fce nv> ya class="fc03 m2http="com/} of(y.v)vna纆Co'lany.v}${visianyul> t a as=blog/n(x.">naiiii//:mm: <#rownk" sp;nk" http="rea缆d com/nk}d=\d('wln2(!!x} iirea nawl e="js> v {if itmw-fce nv> ya class="fc03 m2http="{x.pvss="fc0n(x.">m: !!v>
      >!!x}wl> ow.N662{tm:{'z 'pIn 'ntsFileIds:[], iiii'bdc0'pIbdc0',Ibdc2'pIbdc1'nts t"t i'bgc0'pIbgc0',Ibgc1'pIbgc1',Ibgc2'pIbgc2',Ibgh0'pIbgc9'nts t"t i' {0'pI {3',I {1'pI {4',I {2'pI {5',I {3'pI {6',I {4'pI {7',I {5'pI {9'}};!!x}s/an/img';!!x}rNicknamevcd662'rget="_apia class="m2a" / tchaN5cFx?p B/${C"10px 0.do';!!x}wl> ow.CF 62{!!x} car:fals!!x} ,arg:-3!!x} ,cbdao!!x} ,ccr:fals!!x} ,cor:fals!!x} ,cnt:-3o!!x} ,ck:0!!x} ,ci:['apia class="m2a"FFPYnJEVi9,'rget="_> !!x} ii,/bloef=":'t ty !!x} ii,c="${fn1(x.visi:1638n.bl92115!!x} ii,basi3 m:'rget="_t thide">a class="m2a"/ !!x} ii,g rCi'她 !!x} ii,e m:'t thide">@rceUrl" !!x} ii,> !!x} ii,> !!x} ii,TOKEN_HTMLMODULE !!x} ii,isM?reiU hrB/${r:fals!!x}iii,isWumiU hr:trud!!x} ii,sRasprecom!!x}};!!s > e!!iiiiv>
      nbc-0-40 ptcb1.英)" 6ordermag); nir/j/pc.js?v=1484551956519ces > e!!iiiiv>
      nbc-0-40 ptcb1.英)" 6ordermag); nir/j/m/ext/pm.js?v=1484551956519ces > e!!iiiiv>
      nbc-0/mag); nim-3ishc e/m-3tt .jsces > e!!natlhttp>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