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檀的博客

 
 
 

日志

 
 

温州金融改革与市场化无关  

2011-10-27 01:47:22|  分类: 金融视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州金融改革与市场化无关

 

2011/10/26 FT中文网

 

    在债务危机的倒逼之下,温州开始进行金融行业市场化试点,以期解决泛滥一时的高利贷难题。

 

    中国泛滥的民间金融要等待几十年之后终于有可能合法化。

 

    据报道,温州市政府已出台了金融改革创新行动方案,从利率市场化到扩大小额贷款公司数量等措施,均包含在内。轰轰烈烈的表面改革,未必能对推进金融体制市场化产生太大的作用。在关键的市场化领域,很难有根本性突破进。温州金融改革可能是表面而浮浅的,只是应对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应景之作。

 

    在关键的利率市场化改革领域,温州方面虽然希望取得进展,但可以判定,央行不可能批准该方案, 基本上不会取得进展。如果温州金融机构可以扩大利率浮动区间,那么逐利的资金就会源源不断涌向温州地区,温州成为资金的集聚地,成为金融试验区。其他地区的金融机构就会“揭竿而起”,要求获得相同的待遇。否则,温州就会成为国内资金洼地,利率市场化改革不可能在一地率先突破,必须由央行在主要国有商业银行推进。

 

    中国的离岸金融中心在香港,在岸金融中心在上海,意图争夺的有北京、天津、深圳等地,无论如何也轮不到温州。在温州试行利率市场化改革,进而试行债券市场的利率市场化改革,与整体的改革布局不符。

 

    在具体的举措上,金融改革重点在于数量上的突破,而不是质量上的改进。如在深化小额贷款公司试点方式,积极向上争取政策率先试点,力争在融资比例、融资渠道等方面有所创新突破。大力推进小额贷款公司机构设立,扩大服务覆盖面。到2011年末,全市小额贷款公司数量发展到50家,比年初增加30家,资本净额总量确保达到80亿元,力争达到100亿元;贷款余额确保100亿元,力争达到120亿元。到2012年,小额贷款公司达100家。

 

    上述改革最大的目的是把民间金融纳入小额贷款公司,通过小额贷款公司解决小微企业的贷款难题。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面临几大拦路虎:一是只能贷款,不能吸储;二是贷款利率受到浮动区间的限制;三是在贷款方向上受到行政意志的干涉。地方官员希望你入东,你绝对不敢受利润的诱惑,向西。

 

    温州的小额贷款改革,一味强调数量增长,而未触碰到基准问题。改革所面临的均是根本障碍,如果小额贷款公司能够吸储,相当于小额贷款公司转轨为银行。目前农村信用合作银行、地方城商行多如牛毛,营业部多过米店,全都嗷嗷待哺等待上市,全都与城商行开展同质竞争,业务特色不鲜明,又有什么必要将小额贷款公司培育成与农商行、城商行竞争的地方商业银行?

 

    笔者在温州苍南县,遇见当地农村合作银行的董事长施先生,他致力于向农户贷款,将率领的银行打造成斯里兰卡尤努斯的小额贷款公司,由于农民贷款户信用极高,贷款利率较高,获得了不菲的收益。他竭力反对扩大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认为地方商业银行、农信社数量已经足够,之所以不能起到向小微企业贷款的作用,是因为手脚被捆绑,在利率、贷款方向等方面只能惟上是从,真正能够赚钱的生意很难放开去做。

 

    “城商行、农信社做不了的,凭什么认为小额贷款公司就能做?小额贷款公司如果利率只能在四倍的范围内浮动,如果在政府的命令下,只能投给自己不看好的小微企业,凭什么就能够获得长足的进展?”他看着我,很激动地说。显然,他并不在提问,而急于表述自己的观点。

 

    另一个做大做强农村金融的措施,是全面启动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股份制改造。对温州全市11家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进行股本金扩充,优化股权结构,市区3家引入省级、市级、县级国有企业各占总股本9.9%的股份,其他8家县域机构实行市、县两级国有企业参股各占总股本9.9%的股份。该方案隐含了一个假设前提,根据规模大小引入省、市、县国有企业担任股东,似乎优化股东结构就是引入国有股东。此举出现在以草根市场领中国市场风气之先的温州,实在让人吃惊。温州的金融农村合作社改革至此之后,将成为国有企业的又一阵地。这一场拉郎配,既不受国有企业待见,也不受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好评:前者不愿意结交穷亲戚,后者不愿意有个不负责任没有见识的家长。

 

    此次金融改革惟一有意义的一点,是民间金融有了阳光化的可能。通过规范民间资本,将民间金融机构纳入监管轨道、降低市场利率和风险,为富裕的民间资本提供更多的投资渠道,把民间借贷转入到有监管、透明化的正规渠道,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题。此前银监部门对民间金融装聋作哑,有意装做不知,而现在则是纳入金融改革的大篮子中,但改果是阉割温州金融的草根活力,而纳入国有经济的大框架中。

 

    浮动利率不是洪水猛兽,温州最早试行浮动利率的镇长告诉笔者,相比其他地方,该地的企业主历经风险,因此对于高利贷的抗诱惑力要强大得多,不会轻易下水。

 

    民间金融机构各显神通,只要给予足够的空间,不同的金融机构就会在三农、小微企业、大型企业贷款方面找准自己的定位。温州一地,既有面向大企业的国有控股大型银行,又有面向中小企业的城市商业银行,又有面向农村的农村合作银行,面对工作组驻扎到连队上、强行要求小微企业贷款比例的市场化改革举措,只有苦笔,阳奉阴违。

 

    改革进入深水区,枝节改革已经无法起到效果。此次温州金融改革的一大亮点是正视民间金融,试图纳入监管体系;而一大败笔则是,试图以行政意志而非市场意志规范民间金融走向。除非温州的草根市场被连根拔起,否则以目前的行政主导的市场取代草根市场的努力不会成功。显然,目前温州的当政者并不了解或者说不珍惜温州的草根市场,而掌管央行的人,在目前这一时期,没有动力真正扩大利率浮动区间。

 

    任何真正市场化的改革都需要时势,勇气与智慧。

   

  评论这张
 
阅读(129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