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檀的博客

 
 
 

日志

 
 

吕明方们,你们知错了吗?  

2012-05-26 02:25:29|  分类: 只眼股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吕明方们,你们知错了吗?

 

2012-5-26 每日经济新闻

 

    西红杮嫁接到黄瓜上,会有什么结果?上海医药让我们见识了一回。市场派的资本市场人士,与国企的嫁接,结出了苦果。

 

    沸沸扬扬的上海医药事件,很可能不了了之,上海医药并购之后快速做大,却没有做强的迹象,一锅夹生饭被端上了A股的席位。吕明方、葛剑秋等诸位市场人士,被“逐出”公司,正在付出代价,而公司内部权斗正在借助新的方式向市场展现残酷的一面,投资者是这场角逐中的炮灰。

 

    表面上,吕明方们是角斗中的失败者,这是他们自找的,笔者理解,却很难抱以深切的同情。

 

    吕明方、葛剑秋等人,为做大上海医药功勋卓著,但他们找错了平台,试图在国企的平台上借助行政的力量完成市场化的医药整合,无论是否播下龙种,注定收获跳蚤。作为资深投资市场人士,却在根本的市场逻辑上犯下错误,他们或者心存侥幸,或者一度认为市场可以借助行政力量推动形成,悖离了市场人士应有的原则。事实上,国企借助股票市场并购重组,进行伪市场化的推进并非没有前车之鉴,就在上海,友谊股份与百联股份的重组就激起过强烈的反弹。

 

    1957年出生的吕明方,曾任上实联合总经理、上实集团副总裁、上实控股行政总裁,2008年12月,随着上实集团入主上海医药,吕明方空降上药集团,成为上实集团旗下医药资产整合的实际操盘手,计划任期到2013年3月底,现在半途折戟。今年3月30日,上海医药发布公告,公司董事长吕明方“被卸任”。5月25日,在上药传出并购财务造假等传闻、股价连续大幅跳水之后,上药原副总裁、被一些人认定为爆料者的葛剑秋发表微博称,“无法保持沉默了,这种爆料不是我的风格。”即便投资者相信爆料者不是葛剑秋,即使葛剑秋在上药的薪酬远不如在外资投行的薪酬,在投资者赢回了信誉,对于市场又有什么价值?

 

    真正的市场化重组是效率高的一方、有实力的一方并购弱势一方,以提升整体社会效率,上海医药的重组做到这一点了吗?这样的重组与大学并校,本质上有什么不同?

 

    吕明方加盟上药担任董事长兼执行董事后,其得力干将葛剑秋,2009年3月离开瑞银加盟上药集团,主刀完成了新上药的“三合一”整体上市及之后的港股再度融资,并为新上药制定了一系列投资并购方案,将新上药的商业布局从华东市场扩展至全国。2009年10月,上海医药通过吸收合并、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方式打造“新上药”,将原上海医药、上实医药、中西医药三合一;2010年3月,上海医药完成重大资产重组。之后,上海医药展开了多次并购,包括收购广州中山医药、福建省医药等;2011年1月,上海医药以35.7亿元并购中信医药,以布局北方分销市场,创造了国内最大规模医药商业并购的纪录。

 

    目前中国制药企业正在变革期,从原材料到销售平台,均处于垂直整合的过程之中。新亚等抗生素生产基地是否应该被整合进上海医药,还是由抗生素行业的龙头企业新亚来整合其他抗生素制药企业,甚至由更加市场化、更有实力的平台整合全国的抗生素产能,取决于各家企业的效率与吸引资金的能力,而不是政府的支持。虽然葛剑秋等人功不可没,但如此大规模的并购重组,没有政府的有力支持,是难以取得成功的。

 

    新亚自2011年1月1日至合并日止(2011年9月)取得的营业收入为9.93亿元,公司的净利润 为5千万元。而上海医药合并新亚后,根据2011年上海医药公布的合并报表显示新亚药业2011年实现营业收入346,822.30万元,实现净利润12,855.11万元,其中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1亿元左右,也就是说新亚药业在第四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有大幅度的增长,净利润约增长了五千万,是前三季度的总和。这样的数据确实远超同行,让人怀疑。如果真如媒体报道上海医药的市场化步伐停滞,对于新亚等企业是沉重的打击,这到底是社会效率的提升,还是社会财富的耗散?

 

    国企内部改革者曾有言,8分钱邮票查半年,也就是说,人事斗争总是通过举报等方式上演。2011年5月,葛剑秋遭遇内部职工举报,称其在并购中信医药期间,收取巨额贿赂。虽然此后国家审计署、上实集团开展的两次调查并未查出问题,葛剑秋最后仍于2011年12月1日正式离职。高管任命制,派别激烈内斗,还不能说明该企业的内部机制混乱吗?

 

    对于吕明方等人而言,瓜田李下怎么做都是错。如果沉默不语,则是对市场的背叛;如果成为举报者,则是为自己以往所人事的改革的否定。葛剑秋在微博中称,“我要抨击的是陈腐的国企体制,目的是利用各种力量逼迫上药走上市场化改革的道路,不要让沉沦的历史重演。”事实正相反,非市场化的并购重组,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壮大低效的国企,他们与自己的信念背道而驰,在培育市场的反对力量。

 

    做空中国概念股者倒是有了广阔的运作空间,以往是做空造假的中概股公司,接下来,他们可以做空低效的、制度未能改进的虚胖国企公司。

 

    吕明方、葛剑秋们,你们知错了吗?

 

注:下午与硅谷银行董事长见面

    谈话中不离风险筛选,优质企业遴选两大主题

    这位白发的乐观主义者,现在定居于中国

    谈话中充满激情,寻求事业肯定

    本土化,他们愿意做出99%的妥协,以获得1%的改变。

    不管名称叫什么

    市场化的筛选体制不能变

    市场人士可以妥协,但不能悖离基本原则。

 

    欧债危机继续发酵

    蔓延到西班牙,五家大银行被调低等级

    银行与房地产出大问题

    病毒传染的速度比我们想像得快得多

    或者推出欧元债券

    或者坐看欧元崩溃

    做好准备吧,金融地狱大门正在开启

    中国买的欧债呢?天哪

    中国支持欧元购买欧债没有错,但不应成为被围猎的菜鸟,希望也买了保险产品。

 

    晚上去听大提琴家Mischa Maisky的音乐会,五年一次的奢侈。

    温婉深厚的大提琴充满热力

    原本觉得大提琴与西班牙风情不搭

    半场音乐会是西班牙舞曲,奇异的感觉

    勃拉姆斯的乐曲演奏过于夸张,像锤子一下一下凿人的头。

    麦斯基是幸运儿

    这位前苏联的犹太人,上世纪70年代欲移民以色列,23岁时被前苏联关押劳改18个月,没有音乐,“就像18年那么漫长”。

    一位美国赞助人向前苏联政府支付了巨额赔偿金。

    1972年11月7日早上9点,麦斯基乘坐的列车抵达以色列,这一天他重生了。

    生命会有第二次。

    演奏会的最后一支返场曲,麦斯基演奏的是俄罗斯风曲子

    没有夸张,没有炫技

    只有安静与深沉

 

    周末到了,祝朋友们周末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92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