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檀的博客

 
 
 

日志

 
 

吴英案也许到此为止  

2013-04-03 00:36:18|  分类: 金融视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英案也许到此为止

 

2013/4/2 FT中文网

 

吴英家人继续为其喴冤,吴英自己、家人、律师继续认为其无罪。

 

这位年轻女性已经算幸运,在其前后,有数位被控非法集资者被依法剥夺了生命。

 

吴英案资产处理存疑。法院资产的廉价处理已经成为巨大的黑洞,需要正本清源、刮骨疗毒,否则,法院资产就会成为权势阶层的禁脔,披着合法的外衣,通过廉价拍卖获得优质资产。蜂拥到法院寻求这些资产的人,甚至不必通过拍卖程序就能稳操胜券。吴英律师朱健伟发现,判决书确认的案发时吴英的财产极不真实,有大量财产被故意漏计,包括已被公安机关扣押的商品房、珠宝,财产价值认定存疑。

 

吴英财产认定已在纠偏。去年1129日,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裁定,撤销于20061228日达成的民事调解书,并以毕健并无充分证据证明得到本色集团委托授权为由,驳回毕剑以本色集团的名义的起诉。吴英方面认为,毕健、胡滋仁和刘贤富的做法是编造案情,以期通过合法的法律诉讼途径由司法机关来确定这14处房产的产权归属,从而顺利侵占房产。

 

即使资产认定局部有变,吴英案很难有较大改观,

 

吴英并不是纯粹的受害者,一个企业家以不可预知的未来收入借入高利贷市场,甚至一度介入高风险的期货市场,很难说没有赌博的成份。吴英认为,如果按照判决生效的2012521日来算的话,自己不但能偿还全部债务,而且还绰绰有余,以日后的房地产价格上涨预设当初借贷合理,是无稽之谈,这就像一个赌徒赢了之后就认为自己的高利贷借得有理,是一个道理。任何一个市场有涨有落,谁也不能保证房地产价格必涨,一面倒的押宝并不是正常的经营。我们不能在这个案例中把吴英看作纯粹的受害者,她是能够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成年人,包括承担法律责任。吴英有应有的权利,制度的漏洞必须补上,吴英也必须进行反省,当然,相比借贷者,她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非法集资罪之所以固若金汤,主要是为了维护体制内金融机构的利益。

 

近十年来,银行赢利之高有目共睹,据银监会统计,2005-2011年中国银行业净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26.8%2011年银行业整体合计净利润占全球银行业比重近30%。国际咨询公司波士顿发布的《银行业价值创造报告》显示,与世界成熟同行相比,中国银行业的利润来源仍然是传统的存贷款业务和与之相伴的惊人存贷款利差,中国银行业利差比国外高14倍。

 

银行的制度红利就是利差,允许地下金融的存在,相当于在挖银行制度红利的根基。除了允许特殊地区进行民间金融试点之外,可以预计,监管者不会放松民间金融的口子,与银行进行直接竞争。

 

目前,中国正处于利率与汇率市场化初起的关键时刻,金融风险如影随行,银行面临着严峻的赢利与坏帐挑战,此时保持金融系统的稳健继续成为重中之重。

 

银行的净利近两年从最高峰开始下滑。2012年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商业银行共实现净利润7746亿元,均实现10%以上的增速。但增速下降,根据银监会数据显示,商业银行2012年净利润增速由2011年的37%下降至18.9%,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发布报告称,预计2013年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可能下降到7%8%左右。

 

社会融资总量增长不会撼动银行业的基础地位,银行的理财产品依然比其他的投资品种获得了更多的青睐。近两年,社会融资总量大幅上升,据央行调查统计司最新数据,2002年到2011年,国内社会融资额由2万亿增至12.83万亿元,而银行信贷占比却由91.9%降至58%。资金向股市、债市、信托公司、保险公司、基金、PE、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等等平台运行,但担保、信托的信用度根本无法与银行的信用相提并论,在利率市场化过程中,银行通过理财产品获得巨大收益。

   

    股票市场对于银行的地位心知肚明。327日,银监会发布《中国银监会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对理财业务进行规范,强调“理财资金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余额在任何时点均以理财产品余额的35%与商业银行上一年度审计报告披露总资产的4%之间孰低者为上限”,直接限制了银行理财产品的规模,一声令下,资金疯狂出逃,28日金融服务板块资金净流出规模高达96.01亿元。

 

银行的基础地位不能动摇,相关部门就不可能培养银行真正的挑战者。利率市场化与汇率市场化常常引发巨大的金融风险,中国只是喊出了市场化的口号,还没有对存款利率上限与贷款利率下限动真格,一旦改革全面铺开,恰逢中国产业结构调整,对于整个金融体系将构成严峻挑战。

 

事实上,银行的风险已经在上升,一方面利率市场化导致银行利差缩小,另一方面银行的不良贷款风险在上升:截至去年底,五大行逾期贷款总额接近4000亿元,逾期贷款总额超过不良贷款总额。

 

制度固化使金融行业一管就死,一放就乱,中国民间借贷很少获得正规军身份,使得民间金融处于十分原始的借贷市场。相关的描述极多,如民间借贷现金放入几个大柜子中,从事借贷者大都没有接受过太多的教育,凭着人际关系与本能行事。

 

一旦放开数万亿的民间借贷市场,迫在眉睫的问题就是,由谁来监管风险,如何筛选出优质而有诚信的民间金融机构,如何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目前,对于小贷公司、民间金融的监管如同一团乱麻,监管部门面对着利率与汇率市场化的大课题,面对着扩大直接融资的要求,既无能力也懒得在开放民间金融上花费太多的心思,显示不出政绩,吃力不讨好。

 

到目前为止,温州的民间金融改革试点还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就是从顶层设计对于民间金融重视不足,地方对于改革方向摸不清头绪的典型反映。发挥民间市场金融能量是长期工程,但很遗憾因为政绩、稳定等原因,未能成为改革重点。

 

希望吴英仍然能有灿烂的人生,希望这位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年轻女性仍有发挥企业家能力的空间。

 

        这也是市场的期盼。
  评论这张
 
阅读(745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